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

 
 
 

日志

 
 

乡村的年味  

2013-01-31 11:2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虽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农村的年味也略知一二:宰年猪、打糍粑、粘门神、贴对联等。可是记忆中的乡村年味已经有些淡忘了,总想找机会亲临其境。 腊月十八这天,我和妻子及妻妹3家共七人有幸到高椅的一处偏僻的大山里,在一个亲戚家里重温了那儿时的记忆。那温馨的场面,那记忆中的画面,那袅袅的炊烟,以及那年猪的凄惨哀叫,无一不让我兴奋,我的心在沸腾。

       因为要去体验乡村的年味,天才麻麻亮,我就兴奋得起床了。一阵忙碌,我们就驱车上路了,我们不顾路途遥远与颠簸,设想着种种场面的景象。车不能继续前行了,我们一行人就徒步前进,由于前一天下了一场雨,那黄土路面有点泥泞,有点滑。我们小心翼翼地跨过一个个泥淖,翻过一座座山坡,目的地终于进入我们的视野——  那是一个窝在半山凹里的自然村落,总共不过十来户人家。站在山顶,依稀能看到房屋的影儿,还有那袅袅飘飞的晨炊,我不由地吼叫:“脚冲——  我来啦!”

       突然,我听到了猪的凄厉的尖叫声,这断断续续的叫声先是紧凑激越,渐渐地就稀松无力了,再后就悄无声息了。因为我们是站在山垭口,村落与我们之间没有障碍物,所以这声音就听得格外真切,我知道,这是在宰杀年猪。遗憾的是我不在现场,不能目睹那屠夫宰杀年猪的英雄豪气,不能拍摄那瞬间的美丽与感动。待我们到达目的地,哇塞!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年猪早已扒卧在一个椭圆形的硕大木盆上,体毛被褪刮得干干净净,白胖胖的,三四个人围绕着年猪正在忙碌着。这似曾熟悉的场面,把我的心激动起来,围着他们转过不停。此时,屠夫正握刀给年猪切猪头,而后就是把猪身挂在一个木梯上,我们几个人一起将木梯扶直立,屠夫开始给年猪开膛破肚,只听见锋利的刀刃划在猪身时发出“兹兹”的声响 ,半支烟的功夫,年猪就已经一分为二。接下来,就是清理猪下水,只见屠夫手握一把尖刀,把猪肚轻轻一割,肚子里的猪潲残渣就一股笼儿往外流,为了腾出手来挤净弄那些残余,只见屠夫把手里的刀 用嘴咬住,虽然刀刃朝外,可是也让人看得提心吊胆,这场景活脱脱一个江湖达人的造型!我叫贺立丰用相机留下了这一精彩的瞬间 。后来屠夫感叹:“我十八跟父亲学艺至今约四十余年,如今日渐年迈,自己的儿子宁愿外出打工也不愿学屠宰,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个衣钵弟子,千万别让这祖传的手艺失传啊。否则就对不住那死去的父亲啊!”。是呀,如今的年轻人对这些纯綷的手艺不感兴趣,许多手工制作已经失传或即将失传,一个个传统的手工文化或手艺流传到我们这一代而我们没有尽力让它们传承下去,而让它们逐渐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我们有愧呀!

        好久没吃鐤罐饭了,一提起鐤罐仿佛就闻到了饭的芳香,于是好客的亲戚又立马用鐤罐淘米、煮饭,我们围坐在火炉上,烤着柴火,阵阵的火焰熏得满脸热乎乎,用铁搭架炕糍粑,糍粑的香味混合着柴火的油烟味,勾起了阵阵的食欲。一口咬住糍粑,满嘴的香气扑入鼻腔,钻入肺腑,引起胃的阵阵蠕动。

       开餐了,打开鐤罐的盖子,顿时,满屋都充斥了米饭的芳香,我不停地翕着鼻子,恨不得把所有的溢香都饱餐。柴火鐤罐饭入口,舍不得狼吞虎咽,细嚼慢磨,每一粒饭不仅是一个儿时温馨的回忆,更是一个将来生活的憧憬。

       此番行走,虽然没有目睹那儿时的全部记忆,可是毕竟经历了一部分,这也就了却了羁绊多年的一桩心愿。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