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

 
 
 

日志

 
 

桃 花 劫  

2013-01-12 21:5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绵延千里的雪峰山南麓的一个山旮角落里,有一个不起眼的乡村野渡,可这个野渡却有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桃花渡。关于渡口名称的来历现已无证可考,说是桃花渡,其实渡口两岸并无桃林,惟有老桃一棵,桃树虽桠枝繁茂,可是花开十分诡异、莫测,据当地须发斑白的老人讲,老桃树开花少,渡口则平安,若是花儿多,渡口必逢凶。故当地流传“河涨桃花水,人遇桃花劫”。

       桃花渡是湘西典型的拉拉渡,一头拉着小山村,一头连着公路。守船的是一个年迈、左腿蜷曲、略瘸、两腿参差不齐孤独五保老人,因为腿瘸,所以当地人无论男女老少都称呼他吉瘸子,其实他既不姓吉,名字里头也不含“吉”字,但一天到晚满脸笑容,颇似弥勒,我想:这大概就是这个称呼的来由。据说:此人一辈子无婚,是一个孤儿,既无兄弟又无姊妹,拉渡的工龄和共和国的历史相当。平常时候李家送一些青菜萝卜,张家给一点辣椒豆角之类,或者过渡的屠夫割三五两猪肉;逢遇年节喜庆时,外带一点桐叶粑或糍粑、糕点,于是这个老人的嘴乐呵呵的,不住地说“真不好意思,这个情我怎么还得了?”“我只有守好船,才能对得住乡亲们呀!”老人的吃喝拉撒睡一并绑在这渡船上,船就成了吉老瘸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常被他擦拭得如同玻璃般亮影。从清晨到黄昏,河面上总飘响着“吉瘸子,把船拉过来。”“好嘞,就来啦。”村民也忘了从何时把“吉瘸子”改口为“吉老瘸”的,至于他的真实姓名反而都淡忘了。为了渡口的安全起见,地方海事局不仅在渡口矗立了警戒水位碑,还给渡船配备了几十件救生衣、十来个救生圈,并定期对渡船进行安检;乡政府还在渡口立了《渡口安全十不准》的铁牌。拉拉船由钢材取代了木材日复一日地穿梭于河面,那拉渡的缆绳犹似老人额头的皱纹一折一折的。

       那年的暮春时节,这株老桃树罕见地绽放的满树的花朵一簇一簇的格外地醒目,惹得村民议论纷纷,各种猜测说得有鼻子有眼弥漫整个河谷。只要一抬头,那桃花就映入眼帘,红红的花瓣如火一般烧得吉老瘸的眼皮直跳,闹得他心直发慌,“老天爷,求求你保佑渡口平安。”随着船儿的每一次靠岸,吉老瘸那忐忑的心才略微平了些静:老天爷有眼,又平安了一次。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着,可是谁也没料想那夜里雷鸣电闪,狂风摇曳,骤雨满川,那急雨敲打着船蓬,大有把铁皮击穿不可,这阵势吓得吉老瘸把整个儿身子都蜷缩在被子里,两眼紧闭,浑身颤栗,不敢睁眼看黑暗,差点把胆都吓破了。雨停时分已是黎明,雨住了,风停了,恍惚中好像有河水的咆哮声,还有一阵挨一阵的拍击船身的浪涛声,灌入吉老瘸的耳中把他惊醒,此刻,他再也没了睡意,赶紧起床,探身窗外,借着晨曦的微光,呆了:哇!这么大的洪水!等他将船拉近靠山的岸边,更惊呆了,原来洪水已经淹没了警戒水位碑,就连那《渡口安全十不准》的铁牌也有三分之一浸在泥淖的水中,紧张之余,又暗自庆幸:幸亏今天是星期六,学生都已回家,否则——,吉老瘸恶恨恨地盯着那桃花,喃喃地说“河涨桃花水,人有桃花劫。莫非真的那么显灵?老天爷,求求你保佑保佑我吧!保佑我吉老瘸平安无事!”

       望着浑浊的河水、呼啸而来的漩涡瞬间又走远的激流,吉老瘸在船上坐立不安,两手不知所措,不时有从上游冲击下来的杂物冲击着船舷。“也好,终于有了休息的机会,”吉老瘸自嘲地说,“如果有人喊过渡,我就用《渡口安全十不准》来回敬他。”有了这个决定,吉老瘸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儿安慰。

      “吉老瘸,把船拉过来。我是桃花姑娘。”喊渡的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妹子。

      “吉老瘸,你聋了?我要过河。”“我要迟到了。”“你欺负人。”任凭那女子的激将或恼怒,吉老瘸就是置之不理。

      “你死了吗?”“我要过河。”“我要去参加考试。”

        歇斯底里的话语,让吉老瘸嘶哑地回敬了一句“桃花姑娘,你骗谁?今天是星期六,不上学。”

      “我十点钟要赶到学校参加县里数学竞赛。你再不拉船过来就真的迟了。呜——”河面上有了哭泣的声音。

        河对岸传来的嘤嘤哭声,把吉老瘸的心揪得隐隐作痛,脸上赤一阵白一阵,一边是那个叫做桃花的学生非要过渡去参加他娘的什么考试,另一边是漫天的洪水,光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欲把船拉过去,门都没有,唉!真难!那哭声还在继续,吉老瘸把眉头一皱,把牙一咬,似乎豁出去了,赶紧从船舱拿出一件救生衣如同包粽子一样把自己紧紧裹在里边,再用绳子反复打了许多结,又拿了一个救生圈备放在船头,“我试一试吧!别急!”他刚把船移动船还不及离开岸边,“哐啷”一个浪头冲来,晃得吉老瘸一个趔趄,双手差点就脱离了拉绳,好险。船在激浪中一点一点地蛇委般前进,汗在一颗一颗地浸透着吉老瘸的衣襟,额头外露的青筋冒出老高有点吓人,那白沫的嘴角,沉重的呼吸,每一次手的挪动,仿佛是同激流较量什么。

        船终于靠岸了,被称作桃花的学生妹子看到躺瘫在船头的吉老瘸样子真吓人:整个人躺在船舷边,脸色苍白,大口地喘气,嘴角翕动,身子底下是 湿漉漉一片。

      “吉老瘸,不——,吉爷爷,您辛苦了。”

     “娃儿,你先把救生衣穿上、捆紧。我休息一会儿,再拉你过去,你尽管放心,我保管误不了你的考试。”呼吸沉重的吉老瘸艰难地说了一句,却声如蚊语。

       片刻后,躺在地上的吉老瘸已经缓过神来,试图从地爬起来,但努力了几次,都没成功,“莫非那句话灵念了?今天是我的桃花劫?真见鬼了,天要亡我。唉!”无论他怎么坚持,就是站不稳,这时一个巨浪扑来,只听船舷“哐啷”一声,一个摇晃,“噗通”一声,吉老瘸不见了,原来 吉老瘸掉进了滚滚的浊浪中。

    “吉爷爷——,救命哪!有人落水啦!”空中传来凄厉的喊声。

      无论桃花姑娘怎么喊,可是吉老瘸就是再也没浮出水面,那浑浊的泥浪吞噬了那红色的救生衣,远远望去,竟然分辨不出红黄两色,惟余滚滚逝去的河水。    

      若干日后,人们在小河下游的一处回水湾找到了吉老瘸,村民靠近他时,惊异地发现他那两腿竟然一样齐了。人们把他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桃红依旧,拉船依渡。只是人们再也听不到“吉老瘸——”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